发现号丨Conflux创始人龙凡博士:我们是最靠谱的区块链团队

2019年06月12日

中国,乃至全世界都难以找到第二个类似Conflux的区块链创业团队了——

唯一一位华人图灵奖得主、著名“姚班”创办人、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院长姚期智是其首席科学家;在去年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市场最萧条的时候,宣布获得包含红杉中国在内的3500万美元融资 ;团队核心成员来自姚班、顶级学术圈和全球竞赛圈,用Conflux创始人龙凡的话说,就是“我们这里有一打金牌”。

履历如此耀眼的团队为何选择投身区块链?去年5月至今他们有了哪些突破?他们如何看待如今的加密货币市场、“不可能三角”瓶颈、POW和POS之争?自带光环的Conflux如何从公链竞争中脱颖而出?

近日,31QU独家专访Conflux创始人龙凡,他给出了这些问题的答案。

文 /31QU 墨菲

区块链领域最靠谱团队

从一场清华大学密码课,到《将中本聪共识扩容至每秒数千计次交易》论文发表,这是Conflux项目被屡次报道的“起源故事”。

“我们本来是准备只当一个论文。”Conflux创始人龙凡回忆道,去年5月论文发表后,他只是想做一个纯粹研究,但很多投资界的朋友却劝他“别停留在paper上,真的来做这个事”。

而让龙凡下定决心的,是与自己曾经导师姚期智的一次对话。“姚老师特别支持。”龙凡称,尤其系统理论,“只有被用了,才有意义。”

于是在去年6月,区块链项目启动;12月,在加密货币世界身处萧条熊市时,“Conflux获得3500万美金融资”的消息横空出世。

关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行业的人在此时开始将目光转向Conflux,而龙凡本人接触比特币,可以追溯到2011年,一堂MIT的课上。

“比特币当时作为一个案例被提出来。”龙凡回忆,课上他们讨论了比特币如何打通共识,比特币系统设计的优点、缺点,“从纯技术的角度拆解比特币”。

彼时,比特币刚刚从极客的世界走出,开始和现实世界接触,早期的比特币爱好者们开始尝试推广、使用和交易比特币。

“我对比特币很感兴趣。在比特币5美金的时候,我在Mt.Gox买了200个,然后在它涨到50美金的时候,很愉快地抛掉了。”说到这段经历,龙凡忍不住笑出声来。

“很好玩、很有意思”,这是比特币留给22岁的龙凡直观的印象。

除此之外,龙凡还隐约有一个感觉——比特币技术具有革命性。

“互联网解决了人与人沟通问题,但人与人之间要协作完成一件事情,是需要达成共识的。共识是在沟通、信息传递之上的更高层次的一个需求。”而比特币,是第一个向所有人证明, 全世界几万台机器连在一起,是可以共同协作维护一个账本。

在2017年博士毕业后,决定全身心投入区块链研究的龙凡却发现,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世界已经不是“好玩”和“革命”。

“赌场”,龙凡给目前的加密货币世界下了新定义。

“把人民币、美金,在交易所换成BTC、ETH筹码,然后玩各种各样的游戏,1CO、IEO、共振、或者直接波场、EOS上的菠菜DAPP。”龙凡直言不讳,“赌满意了,再去交易所把筹码换成法币,或者只是想暂时离场,就换成变化没那么大的筹码——稳定币。”

实际上,自去年徐小平“振臂高呼”后,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领域已经涌入了一批精英派、学术派等“正规军”,但在外界看来,区块链还是贴着“传销”“诈骗”标签。

那么,Conflux为何要趟区块链浑水?

“做研究、做技术最有意思的,是找到一个未来有意义的方向,并且你能够做点什么。”龙凡表示,“这跟实现财富自由、赚多少钱没关系。”

全球都很难找到像Conflux这样履历耀眼的团队。

“我们最核心的开发人员来自三个圈子。”龙凡介绍,“一个是姚班,一个是学术圈,一个是竞赛圈。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ACM竞赛,我们这里金牌有一打。”

“如果你要聚集一帮人来做计算机领域技术突破,这三个圈子应该是最靠谱的人。”龙凡告诉31QU。


对“不可能三角”的误解

“在不牺牲任何去中心化程度及安全性的情况下,率先实现高TPS的公有链。”这是Conflux官网对自己的简单介绍。

事实上,如今公链技术在落地和商用过程中遇到各种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不可能三角”——扩展性、安全性、去中心化不可兼得。

因此,目前宣称能“打破不可能三角”、“突破不可能三角”的新公链项目大受追捧,针对比特币、以太坊的链上链下扩容方案也讨论热烈。

有意思的是,虽然Conflux表示“自主研发的树图结构可扩容共识算法,使共识不再是区块链性能的瓶颈”,但并没有强调自己在解决“不可能三角”问题。

“区块链圈的一些人,对不可能三角的理解,其实是有偏差的。”龙凡告诉31QU,“‘不可能三角’观点肯定是对的,但它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一个常识。”

让我们用大白话来解释不可能三角:区块链要实现“完美安全”,需要所有人都参与交易,但是,由于参与网络的机器不同,加上每台机器的参与能力有限,随着处理的交易越来越多,网络速度也越来越慢,这时候就出现了“不可能三角”问题。

而解决“不可能三角”方式是:要么限制参与的人的数量,要么限制网络处理信息的数量。比如“分片”,就是在牺牲部分安全性,打破“所有人都验证所有交易”限制。

“但所有人都忽略的一点是,一台机器到底能够处理多少东西。”龙凡表示,很多人刻意回避这个问题,转而对“不可能三角”侃侃而谈。

要想回答“一台机器处理能力极限”问题,我们需要先回答另一个问题:比特币每秒只能处理七笔交易,以太坊能处理十多笔,到底是什么限制了他们的速度?

答案是共识协议。

“想要所有人一起处理交易,首先要达成的一件事是,所有人都得同意交易的先来后到的顺序。”龙凡解释,“这个过程就是共识。”

比特币和以太坊处理交易速度被限制,是因为共识协议限制——确定顺序的算法比较慢。

而这是Conflux做的第一个突破:在共识协议层面上,突破瓶颈。

在确定交易顺序后,网络所有人都按这个顺序执行。这个执行过程,才是在考验每台参与网络的机器的处理能力。

在处理网络上的每一笔交易时,会涉及到CPU处理、网络传输和转发、硬盘的读写等能力。而目前,一台普通的电脑可承载能力,也远超比特币或以太坊每秒七或十几的处理次数。

“在我们内部实验,把以太坊第一年几百万笔交易,放到Conflux链上来执行,能够达2000-4000的TPS,在一个小时内能全部跑掉。”龙凡介绍。

“如果想达到10万、20万TPS时,会遇到‘不可能三角’挑战,但想达到几千TPS,其实并不需要触碰‘不可能三角’问题。”龙凡解释道,“在我们把所有系统结构设计正确、协议足够优化,一台计算机的极限在哪?”

“在找到极限之前,我不觉得我们有必要去讨论‘不可能三角’。”龙凡告诉31QU。


POS和POW之争

和同时期推出的大部分公链项目不同,Conflux坚持POW算法,在外界看来,这是一种昂贵的“共识”。

但龙凡纠正这个观点:POW和POS不是共识算法,它们是抗女巫攻击的一种机制。

“中本聪共识、拜占庭共识时,这些是‘共识算法’。POW和POS只是决定了在共识算法上的投票机制。”龙凡解释道。

打个比方,共识算法是决定“开会”的形式, POW、POS是决定谁能参与投票。

首先要明确的是,互联网没有“身份”的概念,比如论坛中成批的马甲号,无法确定一个账号背后到底是谁。

而没有确定的“身份”导致了一件麻烦事:如何在互联网上定义“一人一票”,如何定义“多数人同意”?

为了实现抗女巫攻击,即一个恶意节点有多个“身份”,设计者需要找到一个不能被大量伪造复制的东西。POW找到计算资源,POS找到系统里面的钱、Stake。

其次,龙凡认为,虽然很多人宣扬“区块链无所不能”、“区块链改变世界”,但目前真正的区块链,什么都做不了,“现在区块链能做的事情,无论是隐私还是交易,一个中心化的系统都能够做得更好”。

“区块链唯一的价值,就是它产生的结果是由参与这个区块链的一半的人的信誉一起来保证的。”龙凡解释道,“除非超过一半的人在做恶,否则区块链是遵照规则执行,结果是不可逆的。”

而任何一个中心化组织,虽然效率高,但它永远有两个风险,一个是中心做恶,另一个是中心宕机。

区块链在解决信用价值,其信用价值是参与共识的人来保证。

这就是Conflux选择POW的直接原因。“作为一个新公有链,我希望链上产出、验证的比特一开始就是有信任价值的。”龙凡表示,“因此我希望,最开始参与共识的人,能够尽量多。”

“我也非常不解,为什么有那么多POS链,最开始投资人和项目方是唯一拥有stake的,所有共识都是他们说了算。”龙凡认为,“也许他们所有的信用价值加在一起,还不如中心化的腾讯、阿里巴巴,那我们为什么不直接用微信支付、支付宝呢?”

但龙凡同时表示,他并不是只支持POW或POS:“我觉得POW和POS各有千秋,但我觉得一个公链的初期一定需要是POW。”

而POW协议,目前面临矿池集中化、算力军备竞赛、资源浪费等问题。

“有很多问题,是因为POW协议设计上一些机制导致的。”龙凡告诉31QU。比如比特币每十分钟才出一个块,大家抢块概率像中彩票似的,为了平滑收益,最终攒出了矿池。

Conflux的另一个突破是,做一个高速的POW协议。

“我们出块速度很高,最新的测试网上,我们出块的时间是5秒钟1块,1块4M;我们下一个版本希望做到1秒钟4块,块的大小在200k-300k之间。”

除了避免出现“中彩票”现象,Conflux在一些博弈论的机制也会防止大的矿池对小的矿池、个人矿工有不对等的优势。

“比如,目前矿池会收1%-2%的手续费,如果能让加入大矿池的优势低于1%-2%,矿工也就没有加入矿池的必要。”龙凡告诉31QU。


从DAG到树图

如果你一直关注Conflux项目,一定会发现一个细节:在近期宣传中,Conflux将技术重点宣传从“DAG(有向无环图)”腾挪到了“树图”。

“我们本身就不只是一个简单的DAG,我们是有一棵树和这个图互相叠加在一起。”龙凡解释道。

Conflux每个区块包含两种边,父边和引用边。父边和引用边共同构成一个有向无环图。但如果只看父边,则又构成了一棵树。

dag-ghost.webp

“我们在技术上完全没有变,只是换了一个名字。”Conflux CTO伍鸣解释,一个现实的因素是,“很多人拿我们去跟其它的DAG的项目比较,所以我们从名字上把这种区别体现出来。”

“很多人会天天争论,你的DAG结构跟我的一样,是不是抄袭?”说到这里,龙凡语气里带着无奈,“有什么可抄的呢?在没有攻击者的情况下,结构图你怎么画都是对的。”

经常有人会问龙凡,另一个主打DAG的项目和Conflux有什么区别,龙凡每次都直言:“它是错的,因为有攻击者它就会有问题。”

另一方面,公链也有“木桶效应”,如果想整体性能提升到几千量级,需要把共识算法、网络层、计算层等每一层都设计好,“这才是最难的”。


“Conflux一个月大概涨不了百倍”

以币价来评判一个项目好坏,这是加密货币世界一贯风气。没有什么问题是“一根阳线”解决不了的,只要币价大涨,无论技术是瑕疵、是夸大,都能被一些投资者们忽略、原谅。

“这挺好的。”龙凡认为,“每个人诉求不同,如果希望买一个币,下个月就能涨百倍,那就应该努力寻找、发掘,类似共振币类型的,争取在它崩溃前跑出来。”

“我们Conflux第一个月大概是涨不了百倍,这个我还是心里有数的。”龙凡笑称。

龙凡认为,目前公链创业的窗口期已经结束,“因为现在很难让资本再带动一个公链”。

2018年曾被誉为公链元年,在1CO乱战后,带有明星光环的公链们依次登场,并且集中在近期几个季度,正式推出主网。

Conflux同样自带光环,但龙凡并不认为公链领域“竞争激烈”。

“区块链行业竞争是很小。”龙凡告诉31QU,“区块链是一个完全的蓝海,每个人都没有地图,每个人的航向也不一样。”只是没有人知道,自己行驶的方向能否找到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世界的宝藏。

用龙凡的话说,“Conflux”是他拍脑袋想的名字。

Conflux本意,是“很多东西汇聚在一起”。龙凡很喜欢这个解释:“一个区块链平台应该是让所有有价值的信息汇聚在一起。”



Source: https://mp.weixin.qq.com/s/hWsBBhXPhYhwigvLRv4irQ